青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板栗饼不含板栗成分杭州汪记板栗饼被查

发布时间:2019-11-30 14:59:45 编辑:笔名

板栗饼不含板栗成分 杭州汪记板栗饼被查

吃得放心,用药安全,水更清,天更蓝,这些,都是和咱老百姓最息息相关的事情了。所以,每每曝光的环保、食品、药品案件,也总是引起最高关注度的。

昨天上午,杭州警方对外发布了今年以来的破案情况。

首先,这类案件,在全市有了最新的牵头部门:杭州市公安局环境和食品药品犯罪侦察支队。支队的主要职能是加强与相关职能部门的工作衔接、协调,组织指导并侦办全市涉及环保、食品、药品类刑事案件。

今年以来,杭州警方共破获污染环境案件18起,采取刑事强制措施38人,行政拘留35人;破获涉及食品案件7起,采取刑事强制措施28人;破获涉及药品案件7起,采取刑事强制措施9人。

这些案子,让人触目惊心,涉及的企业和行业,不乏知名者。看看:板栗饼里,没有一点板栗;猪头褪毛,用上工业松香;打肉毒素,没有从医资格。

汪记板栗饼里,没有一点板栗

不少加盟店已不卖板栗饼

杭州的街头巷尾,一度很流行吃板栗饼。板栗饼一不是油炸,二又是素馅,像是健康食品的节奏。

其中,有一家饼店,名曰:汪记保美。你可尝过?

汪记保美出事了!今年3月,杭州拱墅警方查明,其总店和加盟店销售的板栗饼里,没有一点板栗成分,馅料主体实际上是绿豆和香料。而且,其中 柠檬黄 这个色素指标,还大大超标。

汪记保美老板姓汪,合伙人一个姓廖,另一个也姓汪,他们都是70后,亲戚关系,从老家江西来杭。

早先,汪老板在杭州学做糕点,出师后在拱墅区杨家门捣鼓起了自己的板栗饼店。这个时候,他做的板栗饼是实在的,生意也很红火。不过,他没去办相关证照。

不少人看板栗饼生意好,纷纷上门问他能不能加盟?汪老板开始心思活泛了。他很清楚,板栗是有季节性的,要全年大批量生产,有一定的困难。

汪老板和合伙人暗中研制配方 他们用相比板栗廉价且全年能供货的绿豆为主原料,再加以各类香料,调制出了所谓的 板栗馅料 !

这样的馅料研制成功之后,汪老板开始通过络招揽加盟商,加盟费3到5万一家不等。截止案发,杭州有五六家加盟商,全国范围内也招揽了四五十家。

汪老板对加盟商说,我这是绝密配方,皮料30元一斤,馅料60元一斤。他还说,板栗都是河北迁西的货,包好!有加盟商表示怀疑,举报,由此东窗事发。

目前,警方初步查明,此案涉案金额达数百万元。公司法人代表汪某、合伙人廖某、汪某等3人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我们还要联合相关部门继续查,比如柠檬黄超标,对人体有没有损害? 办案民警说。

现在,还有汪记保美的加盟店在经营,但表示已不卖板栗饼。昨天下午,钱报来到汪记保美位于闹市的某家加盟店,发现店内已不再销售板栗饼,取而代之的是绿豆酥。营业员说: 我们是那个好卖就卖那个品种。 而店长表示,不清楚有关板栗饼的事。

给猪头褪毛用上了工业松香;回收的废旧机油,直接倒入河道

今年3月,余杭警方和相关职能部门突击检查了辖区一家食品加工窝点。现场,5个工人,正在给猪头褪毛,毛估估就有上百个猪头。事后,称量一下,这些猪头共计2.5吨。给猪头褪毛,这本身没啥好说,问题是他们居然用上了工业松香!

工业松香是一种具有致癌性的化工原料,国家明令禁止使用工业松香对禽畜类褪毛。用工业松香褪毛,重金属残留会大大超标。 办案民警表示,当场查获的工业松香有80公斤。5个工人被抓。3月26日,这个窝点的老板王某投案自首。目前,6名犯罪嫌疑人因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刑事拘留。

除了食品安全案件,还有污染环境案件。

今年1月,杭州市公安局环食药支队与滨江分局通过情报线索,发现一个未经审批,回收废机油(属危险废物,不法分子回收后再利用),在作业中将渗漏的机油以私设暗管、渗坑的方式排入下游池塘内,并流入附近河道,造成周边池塘重大污染,严重影响周边居民生活的犯罪团伙。

办案民警说,目前查到这个团伙一共从滨江和萧山等地57家汽修店收来了废旧机油,涉案价值达到170多万元。涉嫌污染环境罪的胡某等5名团伙主要犯罪嫌疑人被抓。同时,警方对将废机油非法销售给这个团伙的违法犯罪嫌疑人也均予以处理。现在,涉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他给朋友圈里的朋友打美容针,那些 肉毒素 和 玻尿酸 都是假货

陆某,1米8的个子,大眼睛,人长得比较阳刚。平时,他就窝在位于清泰街的出租房里深居简出。实际上,出租房被他改造成了一个非法整形窝点。

现实生活中,陆某不声不响,但在络世界里,陆某活跃异常,他的朋友圈里有好几百好友,很多都是爱美的年轻人。

陆某没有正经工作,他捞钱的点子是帮这些爱美而又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打美容针。一是 肉毒素 ,二是 玻尿酸 ,这两个名词,恐怕爱美人士不会陌生。问题是,陆某进货的 肉毒素 和 玻尿酸 ,要么是没经过国家相关部门检验过的外国产品,要么索性就是从上买来的假货。

陆某根本没有从事美容整形的从医资格。他美容和注射的 本事 从那学的呢?去年,他去了趟北京,花了四五千学费,只学了5天,就 学成 回杭了。

然后,他开始在自己的朋友圈上发布消息,招揽生意。差不多一年时间,陆某就在自己的非法整形窝点里,帮上百人注射了这些产品!

今年1月,警方查到了这个窝点,起获假美容药 肉毒素 90余瓶、 玻尿酸 230余盒及数十瓶其它美容药剂。现在,陆某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正规的美容机构注射一针大约是四五千元,而陆某收取的费用是两三千元一针,先不论药品真假,在他这注射,首先就是没有保障的。 办案民警表示。

当然,陆某依然赚到了暴利,因为他的进货价是四五百一针。这暂且不论,如果陆某本身是个传染病患者,那由他来注射,显然风险极大。 胡大可 本报通讯员 徐佳 范笑 实习生 吴瑛/文 梁津铭/制图

环保新闻
烘焙
机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