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柳岸】死魂出租车(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0:22 编辑:笔名

接到报案电话后立即出警,此刻时间是凌晨两点四十八分,潇一边开车一边打着睡眠不足的呵欠。
警车开到报案者所说的地点,他看见一辆因为急刹而几乎打横的黑色出租车,以及蹲在国道牙子上抱头嚎哭的肇事司机。
司机是个一脸未老先衰的中年男人,在哭骂的间隔向潇断断续续地讲述了事发经过:“……我咋知道前面路上躺着个人呢?半夜三更躺在马路中间,她这不故意碰瓷嘛,要不就是个神经病!警察同志,我特冤了我……”
潇望向面包车,附近路面空无一人。即使周围被夜色笼罩,他也不可能对一具被车撞飞的躯体视而不见。“你撞的人呢?”他问那名仍在哭诉的司机。
“不就在那儿嘛……”司机回头一指,忽然愣住,哭声也停滞了,“人呢?之前我还下车看过,是个年轻女的……人呢?人呢?”他冲到出租车前方三四米处,绕着一个圈团团转:“就这儿!哎警察同志你过来看,血迹还在地面上呢,可他妈人呢?!”
潇走过去看对方指出的血迹,寥寥数滴,颜色发褐,不像血迹倒像油污,而四周的水泥地面并没有更多痕迹。
“如果是被撞者流的血,不会只有这么几滴。”他斜眼看着那名几乎趴到路面上的司机,“喝酒了吧,还是嗑药了?跟我们回去验个尿。”
“我没酒驾!没吸毒!”司机扯着嗓子,悲愤交加地叫,“我明明撞到个女的!我还下车摸过她的脉搏,冷得跟冰块一样!吓得我第二下都不敢碰,跑到路边报警,打电话那会儿她明明还躺在路面上……”
与潇同车过来的另一名年轻交警叫辰,连拉带拽地把这司机弄到路边,酒精测试仪一伸:“呼气!”
司机还在哇啦哇啦地吵着,潇皱起眉头:“你刚才说那女的冷得跟冰块一样?你摸她哪儿了?”
“我没乱摸,你得相信我,我不是那种人……”司机条件反射地辩白。
潇无奈地喝道:“闭嘴!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是是。我摸了手腕,就这样。”司机作势用三根指头在潇手腕上搭了一下,“哎妈呀,跟冰箱里的冻肉似的,吓得我马上缩回来,连有没有脉搏都顾不上看了。你说她不会真被我撞死了吧?”
“就算是被撞后当场死亡,短时间内体温还在,如果你没撒谎,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你撞到的,是个死人。”
司机呆若木鸡地张大了嘴。


潇用棉签提取了一点路面上的暗色污迹,回到局里让人拿去化验。
第二天结果出来,的确是人血,A型,凝固时间在三到五天,但因血液被冰冻过,这个时间可能并不准确。
“真是死人?”潇喃喃道,“为什么会在马路中间?之后尸体又为什么忽然不见?”
“爬起来走掉了呗。”辰把头凑过来,做出一副生化危机的丧尸脸。
潇呼啦一巴掌扇在他头发上:“扯淡,滚!”
辰笑嘻嘻地躲开:“验过了,那司机没喝酒,也没吸毒,你看这事怎么处理,没有受害者的交通事故?”
潇想了想,回答:“先把那司机放了吧。”
“说来还真有点邪门,不过这年头莫名其妙的事多了去,我听市局那边的兄弟说,这阵子出了好几起走失案,有老有少的,其中一个最夸张,老大爷和老大妈前后脚过马路,大爷到了路对面,回头一看,大妈不见了。报案时大爷愣说看见大妈被车撞到,然后连人带车一起消失了。邪门吧?”
“不是有监控录像吗?”
“探头坏了,啥都没拍到。你看这凑巧的。不过后来家属出来解释,说大妈早在去年就因为老年痴呆症走丢了,一直没找回来,大爷这是忧思过度,老糊涂了。”
潇抿着嘴角,指尖习惯性地在桌面敲击着,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他隐隐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这种直觉全无证据支撑,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停尸房里不仅阴冷,且总萦绕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物质腐烂的自然规律与人力强行挽留的拉锯战在这里无休止地上演。
星缝合好最后一个显眼的伤口,歪着头打量这具年轻女尸,觉得好似个四分五裂的蜡娃娃,被蜈蚣般的粗线拙劣拼凑在一起。
“抱歉,反正你也没感觉。”他咕哝了一声,把 的尸身推进冒着白气的冷柜。
摘掉手套后,他仔细洗完手,掸去衣服上看不见的腐气,关灯走出太平间。
医院大厅里一阵嘈杂喧哗,星从走廊探头看了看,几个人簇拥着一名血淋淋的患者直奔急救室,随同帮忙的还有两名交警,估计又是一起严重的车祸。
他漫不经心地别开脸,突然怔了一下,又急转视线去端详其中一名二十六七岁的男人。他瞪圆眼睛盯着对方,鼻翼不自觉地张开,嘴唇翕动,全然是一副震惊失色的神态。
忙碌中的男人并未留意角落里一道迫视的目光。


潇隐隐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下班路上、自家小区里、晨跑途中……这种被窥视感像针尖似的扎着他后背,令他越发心生警惕,迫切想把藏在暗处的眼睛揪出来。
但他并未在行动上表现出任何警觉,一如既往地沿着固定路线晨跑,直到转过一处弯角,才闪身躲进树丛。透过叶缝见一道人影悄然跟进,他猛扑出去,两下半就把对方双手反扳死死压住。“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说!”潇厉喝。
对方是一名身体瘦高的青年,半边脸被摁在路面上,连带声音也变了形:“我叫星!我是个医生、医生!”
潇迟疑了一下,又听他急切地说道:“我没有恶意的!我其实是有事找你,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一直跟着你,想找个合适的契机……”
潇看他细胳膊细腿的豆芽身材,不像是个能兴风作浪的人物,迟疑过后就松了劲。
星捂着被石子硌疼的半边脸,呼哧呼哧喘了片刻,坐起身说:“妈呀力气真大,差点被你勒死。”
“少废话,什么事快说!”潇一贯不是和颜悦色的主,这会儿更是不耐烦地点了根烟。
星仰望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开口:“这事得从我女朋友说起……”
潇顿时火了:“你女朋友关我屁事!”
星也没介意,自顾自地往下说:“我们谈了三年,感情很好,都准备结婚了。去年六月份的一天,我去她家过夜,快十点的时候,她忽然来了例假,家里没有卫生巾了,她就说要去马路斜对面的便利店去买。我本来是不放心的,毕竟是城郊,过九点外面就没什么人了。可她脸皮薄,不肯让我帮忙,接着就下了楼。我想了想不太放心,走到窗户边撩起窗帘往下看:路上没有来往车辆,她的脚步很快,可就当她走到路中间时……”
星此时噎了一口气,仿佛被不堪回首的记忆劈头盖脸打中,连同两腮的肌肉都扭曲了:“就在这时,马路上突然出现了一辆车!我发誓几秒前根本就没看到有车,它就像从黑灯瞎火中凭空出现,朝悦直直撞过去!我大叫一声,连滚带爬地冲下楼,跑到马路上,可是——什么都没有!没有车,悦也不见了!马路上空荡荡的,好像之前我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但我知道不是幻觉!我的女朋友失踪了,从那一天起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我报了警,警察认为我脑子不清醒;我去找她爸妈,她爸妈说收到过她的短信,说是在小地方呆腻了,想去大城市见识见识。我看了短信的发送时间,是那天晚上十点零五分,而她是在九点五十分下的楼,也就是说,短信是在她突然消失之后发的!可她爸妈也不相信我,说我有病。他们联系不上悦,到处贴了寻人启事,警方最后也把事件定性为离家出走。没有人相信我说的,他们都把我当神经病!”他一边滔滔不绝地说着,一边激动地挥舞着手臂。
潇斜睨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连同烟圈一起吐出一句:“你他妈就是个神经病!”他扭头要走。
星却一把抱住他的腿脚,语速飞快:“你听我说完,拜托!之后两三个月,我耗尽力气也找不到悦,于是开始关注失踪人口方面的信息。我发现类似事情不止发生过一起!除了悦,还有其他的失踪者!我一直追查,询问了不少失踪者的亲属,其中一个老头甚至就在当场,也跟我一样亲眼看着老伴被车撞,然后人与车同时消失,但没人相信,都说他老糊涂了。”
潇正打算狠踹他一脚以求脱身,听到“老头”两字顿时停住,想起前阵子辰跟他闲聊时说起的走失案。是巧合吗?还是两者真有什么联系?
潇短暂地犹豫了一下,决定自扫门前雪、管他瓦上霜,便弯腰去掰箍在腿上的胳膊:“我是交警,不是刑警,再去报案吧,要不就去医院……哦,你之前说你是医生?去找精神科的同事瞧瞧。”
星使出吃奶的劲巴着他,就像坠楼者巴着晾衣架,憋得脸红脖子粗:“等等,我还没说完!我还没说完!”
潇火冒三丈:“关我屁事!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否则揍死你!”
星在他拳头落下来前,声音嘶哑地大叫:“我看见你了!你在那辆车上!”
“你他妈——说什么?”潇怔住。
“我说我看见你了!前两天我在医院看到你,就觉得特别眼熟,可我们明明不认识。然后我想起来,你也在那辆车上,你是司机!”
“……扯淡!你就在楼上瞥了一眼车子,就能看清司机的模样?”
“不,不是那天晚上看到的。自从找了半年,仍然找不到悦后,我开始绝望了,经常半夜在空旷的马路上游荡,希望能也遇到那辆幽灵一样的黑色出租车,可怎么也遇不到了。我就琢磨着,之前发生的几桩失踪案,大多都是女的,会不会那车就只撞女的?但我又不能把无辜的女孩推到路上做实验,后来只好想了个变通的办法,弄具女尸伪装成活人放在路中间,说不定那车子会上当出现……”
潇从胸腔里喷出一口浊气:“原来那事儿是你干的!差点把那倒霉催的司机吓死。”
星苦着脸说:“我不是故意吓唬他,就觉得车身挺像的嘛。”
“后来尸体又是怎么不见的?”
“尸体胸背上捆了圈透明尼龙绳,天黑看不清楚,我躲在路边草丛里握着绳子的另一端。司机明显慌了神,也没仔细查看,报警后蹲路边抱头痛哭,我就趁机拽动绳子,把尸体拖进草丛,然后运上车。哦,回去的的路上还跟你们的车擦肩而过。”
潇咒骂了一声。
“后来我就想,或许死人没用,还是得用活人。于是我穿上女装,半夜继续在马路上游荡,尤其是曾经出过失踪案的那几段马路。”
潇觉得这小子为了找女友,基本上算是走火入魔了。
“终于在一个晚上,我看到了那辆车!”星的语调越发尖利起来,兴奋中夹杂着恐惧,“它没有开车前灯,就这么从黑暗中陡然出现,然后直直朝我冲过来!在那几秒钟内我透过前挡风玻璃,看见车厢里亮着灯,依稀还有一些人影,而司机的脸清清楚楚地出现在我眼前——活脱脱就是你的模样!”
尽管一直当神经病的呓语听,潇仍不禁打颤。
突然,星与潇都发现自己在黑色出租车上,星看到了悦,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星紧紧抱住悦,发誓今生再也不放手。而潇则发现另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人在前面开车……
潇想下车,司机看出了潇的心思,说:“如果能出去,我三年前就出去了,而要出去,必须自杀。司机必须要有人代替,你愿意吗?”
潇看到司机准备自杀而让自己当司机,潇立刻咬舌自尽……
第二天,报纸上报道了一名警察在黑色出租车上自杀了。
警察生前得罪过许多黑社会上的人,在生命消失的瞬间,留在潇浑浊虹膜上的最后影像,是一辆漆黑的、灵柩一样的出租车——我会搭乘着这辆车一路驶向地狱。而你们,你们将来也会搭上这辆车,成为一群被仇恨吞噬的死魂灵。

共 418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离奇的死亡事件,惊悚的故事情节,紧紧的扣住读者的心灵,害怕而又期待了解真相,一连串的失踪女人让案情扑朔迷离,星的突然出现又似乎带来一线破案线索,身为警察的潇最终能破了此案吗?作者用娴熟的笔调、奇特的构思,为我们带来了一幕精彩的侦探故事,当一个得罪了黑社会的警察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要替代自己死亡之时,他采取了自杀手段,警察为何要自杀?真相是什么?作品旨在揭露事实的真相----我会搭乘着这辆车一路驶向地狱。而你们,你们将来也会搭上这辆车,成为一群被仇恨吞噬的死魂灵。推荐欣赏,精彩作品。(编辑:排排王)
1 楼 文友: 2016-0 -09 15:05:28 离奇的死亡事件,惊悚的故事情节,紧紧的扣住读者的心灵,害怕而又期待了解真相,一连串的失踪女人让案情扑朔迷离,星的突然出现又似乎带来一线破案线索,身为警察的潇最终能破了此案吗?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 -09 15:40:25 数字 二 三 四 之前能帮我都空一行吗??投稿时忘记空行了我。谢谢
2 楼 文友: 2016-0 -09 15:05:51 作者用娴熟的笔调、奇特的构思,为我们带来了一幕精彩的侦探故事,当一个得罪了黑社会的警察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要替代自己死亡之时,他采取了自杀手段,警察为何要自杀?真相是什么?作品旨在揭露事实的真相----我会搭乘着这辆车一路驶向地狱。而你们,你们将来也会搭上这辆车,成为一群被仇恨吞噬的死魂灵。推荐欣赏,精彩作品。编辑:排排王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 -09 19:25: 0 你可以帮我扶正一下段落吗?我投稿前排好段落了,投稿时不小心排版错了。我发誓投稿前已排好段落了。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 -10 11:57: 1 哪里有问题,希望您扶正,谢谢您,辛苦了!
 楼 文友: 2016-0 -09 16: 8:12 你有空吗?能和老百联系上吗?想报精品,可是你的段落没分好,怕打下来,请尽快和老百联系上。
4 楼 文友: 2016-0 -09 16:40:25 老百Q号:50621759
5 楼 文友: 2016-0 -10 05: 2:51 看望星辰,拜读佳作,点赞佳作!遥祝笔健文丰!柳岸因你而精彩。
6 楼 文友: 2016-0 -10 08:16:01 一篇精彩的文章,就是排版中有值得商榷之处,请与老百联系,QQ506217598
回复6 楼 文友: 2016-0 -10 11:5 :05 谢谢,老师
7 楼 文友: 2016-0 -10 19:54:59 老道缝嫁衣正忙着马踩卒,王积薪在旅店外闻棋呢!
回复7 楼 文友: 2016-0 -10 22:20:18 您说得很深奥。佩服。背心痛检查什么原因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热淋清颗粒的功效
儿童流鼻血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