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薇山王朝之女妖成群 第四十回:图腾传承

发布时间:2019-09-13 19:17:33 编辑:笔名

薇山王朝之女妖成群 第四十回:图腾传承

为银月重新捕捉一个匹配的魔兽兽魂,这便是暗香告诉高歌能够重新唤醒银月的办法。

将自己的神魂毫无保留地引爆后,银月的兽魂也已烟消云散了,只有找到新的兽魂滋养她那脆弱的魂茧,她的神魂才有可能重新破茧而出,恢复力量。

据暗香估计,如果在一个月内得不到兽魂的滋养,银月的魂茧将会枯竭,那时,也就是她生命终止的时候了。

必须要在一个月内带回适合的兽魂。

为此,暗香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而要达到目标,需要高歌的帮助。

次日,高歌与暗香就乘着黎明前的黑暗出发了,随他们一起出发的,还有以卓拉纳马为队长和文森特为队副的一小队精锐战士。

当火辣辣的太阳升到头顶,他们已经投入了树冠遮天蔽日的无边莽林,并很快到达了幽蛇部的营地。

幽蛇部的营地依托一座山崖修建而成,结木为寨,引水为堑,十分的坚固。

眼前的营地,面积似乎比上一次来时又增大了一些。

看来,和薇山城一样,已经不断有流落的蛮族在投奔这个能给他们以庇护的山寨。

“高歌哥!”随着一声惊喜的欢叫,兰兰像一头小鹿一样从刚开了一条缝的寨门中飞奔而来。

离高歌还有好几步路,兰兰已经一个飞跃扑向了高歌。

高歌苦笑了一下,只得一把接住扑怀而来的软玉温香,如果他不接,看她那毫无保留的样子,极有可能就结结实实摔在地上了。

“高歌哥,我想你了。”小妮子刚搂住高歌的脖子,却马上变了脸色,指着他的身后问:“她是谁?”

“她……她是银月的朋友,暗香。你应该叫暗香姐。”高歌将兰兰放下。

“我看她并不想我叫她姐。”兰兰斜瞟了一眼面如寒霜的暗香。

“哼,拈花惹草,真为银月不值。”暗香冷哼一声,径直走到一边,看也不看高歌和兰兰一眼。

“牛什么!”兰兰冲着暗香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拉着高歌往寨门走去。

此时,幽蛇部族的族长烈蚺已经领着十几位族中的战士从寨门中出来迎接了。

……

在一个以圆木捆扎而成,以茅草为顶的“屋子”里,高歌一行与烈蚺等蛮族头目相对而坐,正在用简单的食物。

与一开始很不习惯,甚至充满了戒心不同,现在的薇山城士兵与蛮族战士相处时已十分自然和放松了。

“族长,现在寨子里已经聚集多少人了?”高歌边吃边问。

“最近,不断有人来投,现在全寨已经有八百多口了。”烈蚺喝了一口寨子里自己酿的果酒,一脸高兴。

“很好!”高歌也很满意,“人手多了,不论是挖药材还是寻找天材地宝,都会更容易些。”

“是的,最近我们又得了不少好东西,等下领你去仓库看。对了,人多了,粮食和兵器就不够了,好女婿你可得抓紧多送些来啊。”烈蚺开口闭口就是好女婿。

高歌只觉得后脖子一阵发冷,似乎都可以听见从某个方向传来的一声冷哼。

“咳!那自然不成问题。上次那批东西就换了不少粮食。对了,那些能炼制成金创药的药材,现在最缺,销路最好,可以重点采集。”高歌建议道。

“嗯,没问题。昨天刚有族人来报告说往东边三十里,发现了一个生长着许多药材的山谷,接下来就派人去采集。”烈蚺连连点头。

“山寨现在有了一定的规模,应该取一个寨名,更方便称呼,也有利于打出旗号,收揽部众。”高歌建议道。

“有道理!”烈蚺大表兴趣,一拍腿道:“这个山寨是我们幽蛇部建的,就叫幽蛇寨怎么样?”

众蛮族头目一片叫好。

高歌却摇了摇头,道:“如果以幽蛇为名,外来投靠的人会觉得自己是被幽蛇部给吞并了,产生一种天生的排斥。要知道,现在外来者可比幽蛇本部的人都要多了,要取一个大家都觉得可以接受,让大家都能产生这是我自己的山寨,是我自己的家,这种感觉的寨名。我说过,这里应该成为所有流离失所的蛮族人的家。”

“听上去很有道理啊!”烈蚺连连点头,然后皱起眉头,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

高歌忽然像想起什么有趣的事一样笑了:“如果说寨子是一个家,那你们寨后的山崖就是家里房屋的大梁,整个寨子正是依托着它才建起来的。我看寨子就以此为名,叫梁山寨怎么样?”

“梁山寨……梁山寨!好!好!”烈蚺大声叫好,“好记又形象,不愧是我烈蚺的好女婿啊!”

“你们以后不要叫我族长,要叫我寨主,梁山寨主,知道了吗?”烈蚺指着四周的蛮人头目得意地大声吩咐。

“寨主好!”

“寨主大人!”

四周的蛮人头目一个个嘻嘻哈哈地学着中原人的样子向烈蚺行礼,动作夸张而笨拙,没个正形,让卓拉纳马和文森特大皱眉头。

但高歌却乐呵呵的,这样没大没小,蛮鲁草莽的样子,还真蛮符合他心目中梁山的感觉。

“对了,蝰伯怎么样了?兰兰说她也束手无策了?”高歌等众人闹够了,问烈蚺。

兰兰十几天前回到这里并一直呆到现在,就是因为幽蛇部族最年长的图腾勇士蝰伯在外出接应前来投靠的一支流浪小部族时遇到了盘蛇部的袭击,身受重伤,所以烈蚺招兰兰回来希望她用能力来激发蝰伯的生机。

可蝰伯却依然一天比一天虚弱下去了,他的年纪毕竟太老了。

“蝰伯估计熬不过这几天了,我们打算今天晚上为他举行图腾传承仪式,这也是他的意愿。”烈蚺的神情有些黯然。

“图腾可以传承?”高歌不解。

“是的。图腾可以通过猎杀魔兽,吞噬它的兽魂获得,也可从别的图腾勇士那里获得。图腾勇士如果面临死亡,可以将自己的图腾抽离出来,赠与已经苏醒了魂台的同伴或亲人,从而使这图腾传承下去。”烈蚺解释道。

“那部族里的图腾勇士不是就越来越多了吗?”高歌问。

烈蚺却摇摇头:“传承兽魂时必须得双方完全自愿,而且过程要花费不少的时间,且不能被打扰。勇士极少是安然老死,都是在战斗中死去的。人死后图腾马上消散,哪有机会慢慢地传承呢。所以,我们幽蛇部鼎盛时的九大图腾才会有六个失去了传承。”

高歌忽然想起当日攻打薇山城时,那个在阵前挑战的烈猪部勇士长牙在战死时的异状。

看来那便是他的图腾消散时发出的异状,当时几息间图腾便完全消散,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的确是不可能进行传承仪式的。

而高歌也明白了当时城头上众蛮族勇士是为什么而叹息了,他们是为那位勇士的图腾失去了传承而扼腕兴叹。

……

山崖下有一个隐蔽的洞口,弯腰走过七八米后眼前便豁然开朗了。

这是一个三、四百平方米的空间,此时,在火把的映照下,可以看到四周都堆满了物资,而在中间的空地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在众人围绕的一个石台上,蝰伯正一动不动地平躺着,他消瘦得非常厉害。

“我死不足惜,但如果我部最后三个传承图腾之一在我手上失去,这个罪过,太大了啊!我死了也没脸面去见诸位祖灵啊!”蝰伯的脸上流露出了深深的悲伤与痛苦。

“小铁,你已经苏醒了魂台,可以接受兽魂成为图腾勇士了。我的这个寒霜蝰蛇图腾,传到我手上已经是第十一代了。温养了十一代人,它绝对不可能反噬宿主,你放心。”蝰伯轻声对着跪在一边的小铁,兰兰的哥哥蕲铁说道。

“我并非不放心,我只是不忍心,蝰爷爷,你会好起来的。”蕲铁倔强而年轻的脸上留有泪痕。

图腾勇士的图腾与自己的神魂已深深结合,如果强行抽出,当即便死。

“傻孩子!”蝰伯伸出枯瘦的大手,轻轻拍了拍蕲铁的脑袋,一脸慈爱,“人人都会死,天天都有人死,死这么普通的事,爷爷我可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啊!我反正这回是活不下去了,趁现在神智还清醒进行传承,不过早死几天而已。我能为部族战斗而死

,死前居然还有机会将自己的图腾传承下去,我的一生,简直是无比完美了。你是爷爷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你不舍得爷爷,那,你就当这是爷爷我留给你的礼物,好吗?”

“小铁,蝰爷爷的话你听到了吗?”烈蚺重重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继承爷爷的图腾,代他继续守护部族,这才是你对爷爷真正的孝心。”

片刻后,蕲铁抬起头来,双目已变得决然。

“臭小子!”烈蚺长吁一口气。

蝰伯的脸上,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

紧接着,蝰伯在众人的搀扶下挣扎着坐起身了,盘腿摊掌,摆出一个奇特的姿势,双目微闭。

众人帮他脱下了身上所披的兽皮,在他枯瘦干瘪,伤痕累累的胸口,有一个狰狞的蝰蛇图腾,只是,颜色已经很淡了,似乎随时会消散。

烈蚺的神色变得庄重起来,他带头对着蝰伯跪下,声音低沉:“蝰伯,一路走好!你身上为部族的生存所留下的每一个伤疤,都会被记住的。”

在场的幽蛇部族人都纷纷下跪,有抽泣声传来。

在下跪的众人中,有三十多名蛮族人默默地取了匕首、石刀或是别的什么锋利的东西,在自己的脸上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任由血与泪流在一起。

他们,就是蝰伯拼上性命,从盘蛇部的追杀中救下,并接入梁山寨的那支小部族的人。

可以想见,他们,将会把梁山寨当成自己真正的家。

梁山寨,将成为蛮族的一个大融炉。

蝰伯已经无法睁开双眼了,他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着,看得出是想以一个微笑来向族人们告别,却连这点气力也没有了。

数息后,蝰伯胸口的蝰蛇图腾忽然像活物一般蠕动起来,盘绕扭曲,翻滚抽搐,似乎正受极大苦痛。

终于,蝰蛇图腾在疯狂的挣扎中慢慢瓦解,消散于皮肤之下。

从蝰伯逐渐变得灰白的身上,有一团白色的光雾缓缓浮现,并凝聚成隐约的凶蛇之形,似乎正在翻滚长嘶。

是时候了!

烈蚺对着儿子点了点头。

蕲铁飞快地摆出一个与蝰伯一样的姿势,双眼一闭,一息后,一个幽光闪闪的苻文从他的眉心处浮现了出来。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这个苻文甫一出现,便射出一道幽光,将正在挣扎的寒霜蝰蛇的兽魂一下子吸了进去。

“唰!”蕲铁全身的皮肤瞬间变得惨白,被一层冰霜蔓延覆盖。

但下一个瞬间,这层冰霜便飞快消融,他的肤色立即恢复了正常,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悄然浮现出一个凶蛇图腾,却与之前蝰伯身上的不完全相像,倒像是更加凶恶了几分,颜色也异常的清晰。

冰霜蝰蛇图腾传承成功了,它在年轻的躯体里获得了新生,比之前更加强大。

蝰伯的尸身缓缓倒下,却被抢上一步的蕲铁轻轻扶住。

烈蚺站起身来,指着蕲铁肃然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部三大图腾勇士之一,你将获得铁蝰的名号。你是不是有这样的勇气,让这个名号成为我族的光荣?”

以前的蕲铁,现在的图腾勇士铁蝰,轻轻放下蝰伯,霍然站起身来,重重捶击着自己的胸膛,几乎是吼着叫道:“我,必让铁蝰之名传遍整个莽林,让朋友闻之起舞,让敌人闻之胆丧。”

四下里一片欢呼,臂举如林。

当天晚上,梁山寨里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仪式,熊熊的篝火,粗犷的鼓声和舞者兴奋的尖啸声整夜未停。

在仪式进入最高潮时,蝰伯被火焰化为了一蓬轻烟,在无数人的注目下渐渐消散在黎明的清冷空气中。

据说,在尘世间再无肉身存留,能让灵魂全无牵挂,顺利升入永乐的天国。

死,并不可怕,只要世间仍有人怀念,不是吗?

小儿积食会拉肚子吗
小孩健脾的食物
9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咽喉肿痛